返回列表
6年前的决定害了一家人!杭州退休男子欠下583万巨债,市区唯一的房子没了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5-15 09:21:08

几天前,陈军(化名)的房子通过法拍平台成功拍卖。时隔六年,他的案子算是划下了句号。

2019年末,她收到了一个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案卷,嫌疑人被取保候审,常丹丹发现,这个案子的案卷虽轻,但案外的故事却有些沉重。

那一年,陈军的连襟刘建平(化名)生意正做得风生水起,平时出手很是阔绰,对陈军一家也十分照顾。陈军是打心眼里佩服这个能干的老板姐夫。

有一天,刘建平找到陈军,说有件事要商量。“兄弟,最近我在康桥投资一个大厦,但手头资金转不过来,能不能以你的名义借点钱,等资金到了我马上还你。”

因涉及到钱,陈军也追问了一句:“借多少啊,这钱怎么还?”陈军和妻子都是普通职工,积蓄不多,陈军觉得自己可能帮不上姐夫。

见陈军犹豫的神情,刘建平立马说:“550万,你只要签个名,不用你还钱,后面的事情我都会处理好的。”“姐夫,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帮你签!”陈军答应了下来。

几天后,刘建平带陈军去了一家小额贷款公司。贷款的全过程都是刘建平在操办,陈军从头到尾只签了个名。

签完合同,刘建平对陈军说:“这个贷款以后我会还的,钱我先拿走了,兄弟,谢谢啊!”陈军回忆,拿钱后,姐夫刘建平的生意似乎更加繁忙了,几次喊他吃饭,他都不曾露面。

陈军立马给刘建平打了电话,刘建平回复说:“最近手头资金周转出了点问题,我会处理的,你放心。”

后来,陈军听说,对方公司果然到法院诉讼了,但法庭上的事有姐夫在处理,陈军觉得这钱是帮姐夫借的,和自己没有关系。

平静的日子并未持续多久。2015年末,陈军收到了拱墅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上面写着:“判决陈军履行550万本金、利息33万给付义务。”

2017年,法院在陈某住处张贴公告,责令其在指定日期前将该房产腾退交付法院评估拍卖,陈军依旧拒不履行。

“我就这一套房子,搬走了我住哪?”时间到了2018年,因陈军始终不腾退该房屋,该房屋被断电。

根据当时的判决,陈军的老婆、姐姐以及姐夫刘建平都要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可作为实际借款人,刘建平和老婆早已欠下八九千万的外债,其名下的房产已被多个法院查封,正四处躲债。法院只能先从陈军的老婆(作为共同还款人)的账户里划走了30万余元的积蓄。

2019年,陈军因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取保候审,后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要说陈军可怜,的确也不容易:56岁的陈军已经退休,家里只有老婆还在上班。可老婆的身体状况也不好,患有癌症、心脏病。现在,法院需要强制执行的房子是他俩名下的唯一房产,除了被划走的30万余元,再无其他存款。

“如果房子被执行了,两个年过半百的人住哪里呢?”检察官常丹丹梳理后发现,陈刘二人的丈母娘在杭州有一套房产,现一人独居,老人仅有两个女儿。自从刘建平一家四处躲债后,丈母娘的生活起居都是由陈军夫妇照顾的。

“检察官,虽然这个钱是我借的,但我都给姐夫了。既然不是我用的,也不能让我还吧,我压根就不知道后果会那么严重……”陈军说。

“虽然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这合同确实是你签的,那相应的法律责任也需你来承担。不过,在法院审判之前,你还有更好的选择,或许可以帮你及时止损……”常丹丹给陈某的建议是认罪认罚,争取从宽处理。

为保障陈军认罪认罚后的基本生活需要,检察院也尽力保住夫妻俩账户里的每月基本生活款。陈军点头同意了,很快,该房产腾退交付给了法院。

之后,检察院召开了诉前听证会议。鉴于陈某系初犯,犯罪情节轻微,主观恶性不大,社会危害性较小,自愿认罪认罚,已履行法院生效判决义务,结合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综合考量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社会效果和司法成本,以及各方对案件定性和量刑情节均达成一致意见。

回想这些年,陈军曾深受借贷纠纷困扰,和老婆一起进了“老赖”名单,出行不能乘坐飞机、坐高铁,日常生活和出行均被限制,日子过得很不自由。

如今,案子告一段落,房产已在五月初成功拍卖。不久后,陈军和老婆的名字也将从失信人名单中去除。

替人借钱一声“好”,事后百万债务“恼”。大家在替人借款、担保时,一定要加强法律意识和风险意识,谨慎签字。千万不要为了仗义或者碍于情面而盲目挺身。即使要替人借贷、担保,也要了解清楚真正借款人的经济能力、个人信誉、担保方式、外债情况,对自己承担的责任心中有数,以免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法律纠纷和经济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