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甘为健康宣教孺子汗滴基层健康事业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6-13 15:01:26

“我还有一个很深的回忆,那就是成百上千的病人用那种绝望的眼神盯着我看,我深感共鸣,觉得他们一定是在期待我,渴望着我能给他们解除病痛甚至给他们生还的一线生机。直到今天,我依然摆脱不了无数病人这种眼神的笼罩,是这一双双强烈求生的眼神刺激着我,也让我义无反顾地留在了这里……”

“健康中国2030”的号角已经吹响,基层卫生健康事业的全面发展与提升也进入了新的里程碑。随着我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不断加深,基层卫生与健康事业也将呈现新的格局。各地行动进行时,也在不断的涌现很多的付出者,他们都是人民健康的忠实卫士。实现“预防为主”目标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基层群众能够掌握健康与疾病知识。这就需要越来越多的人投身健康宣教,教会人们如何养成一系列的好习惯,如何不得病。应该说,健康教育的意义是无穷大的。

贵州遵义,一片红色土壤,曾经也一度经历过贫困、落后的艰难过程。但是今天我们看到,正是有着无数在此奋斗的人们,包括很多从全国各地到此“支援”、全面扎根于此的奉献者们无尽努力,让今天的遵义蓬勃起来了,令人赞叹。这其中的重要成就之一,就是这个西部城市的健康事业在近些年取得了让四方瞩目的成就。曹建林教授就是这些无数奉献者中的一位代表,作为遵义市政协原副主席,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曹教授心系基层群众健康,通过自己的各种努力,积极投身健康宣教,在当地卫生事业的发展历程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笔。

《健康中国观察》:曹教授您好。据了解,您是当年的上海知青到贵州遵义插队落户的。您到遵义5年后就进入了遵义医学院学习,1976年毕业。毕业后您本有机会回到上海,却毅然选择在落后的地方扎根工作,令人敬畏。可否谈谈,您当时的一些初衷和情怀?

曹建林:说实话,从我记事的时候起,从未想到过自己这一辈子会和医学结下不解之缘。我之所以有了投身健康事业的这份决心,与我当时在医学院所经历的那些医学教学的氛围和临床老师精湛医术的熏陶密不可分。说实话,那个时候的遵义地区还属于典型的老、少、穷边区,交通十分不便,医疗资源也可以说严重匮乏,许多老百姓对缠身疾病也真的很无奈。我还有一个很深的回忆,那就是成百上千的病人用那种绝望的眼神盯着我看,我深感共鸣,觉得他们一定是在期待我,渴望着我能给他们解除病痛甚至给他们生还的一线生机。直到今天,我依然摆脱不了无数病人这种眼神的笼罩,是这一双双强烈求生的眼神刺激着我,也让我义无反顾地留在了这里,也立下决心:只要自己能够做到的,一定竭尽全力的去为他们做到。我觉得,病人需要我,需要医生,而我作为医生,我的人生价值也需要更多的体现,这样我也渐渐的离不开病人,我要努力还病人一个重生、健康、完整家庭,就需要在养育我的第二故乡扎根下来去很好地为他们服务,这样才能让我更安心。

《健康中国观察》:据了解,您在20多年前就开始在本地区举办了各种门类的健康讲座,累计达数百场,听过您健康讲座的有数万人之多,并且深受欢迎和好评。在当时,尤其是在地方能够重视普及健康教育的人士可谓凤毛麟角,也很让人感动,想请您谈谈您当时做这些事情的一些想法还有经历?

曹建林:我是一名内科医师,无论是看到的还是亲自实践的,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意识到了一些问题:一是许多疾病只要有足够的医疗常识原本就可以提前预防的;二是从我们当地看,我觉得我国的“健康盲”占比至少是在80%以上;三是绝大多数患者似乎都存在“谈病色变”的问题,即刻就会背上沉重的心理包袱,对疾病治愈会难上加难。我们常说,文盲多了国家必亡,“健康盲”多了国家必衰。我国用了数十年的时间在基础教育上进行扫盲工作,才得以让祖国科技强盛。当今社会的健康扫盲责任也是无比重大的。所以我个人觉得我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是比较早的,也早在20年前我就开始宣讲“请呵护我们的健康”的讲座。

记得第一次讲座是在我们市直机关干部中讲授,没料到得到了主要领导的首肯,并当即宣布遵义市要成立健康讲师团,要讲到各县区,要让我们的干部拥有一个健康的体魄去更好的干好革命工作,并给了我一个“健康讲师团副团长”头衔,也因领导这一句话,给我搭建了一个终身宣讲健康的平台。从此,我就利用业余时间讲遍了各县区、各企业及各单位。由于媒体的大力宣传,省直各机关单位也纷纷邀请我去授课。每次授课时间掌握在一个半小时,会场几乎座无虚席。每堂课我都觉得听众们是聚精会神的,似乎每句话都讲到了他们心坎上,授课结束后的掌声虽然是送给我的,但我也深深感触到,听课的群众、干部、白领及离退休老同志等,他们是多么渴望获得科学的健康知识。授课后我几乎都能听到这样一句话:“如果早了解到这些健康知识,我们也不可能活到现在这个份上”。

《健康中国观察》:您做的健康教育受到各类群体的欢迎,还能够让听众百听不厌,这样的效果您是如何实现的,有什么巧妙的方法吗?还请您分享一下。

曹建林:健康宣教和其他专业类讲课应属于同工异曲,我们都知道有的老师上课会让听众索然无味,而有的老师站在讲台上才讲数分钟,即可吸引住听众。

4.是否吃透内容进行认真备课还是将别人讲课的内容东拼西凑?我可以用现在的一句流行语来概括我的健康讲座,叫做“接地气”,只有如此的健康宣教才能够深入人心。

比如在重阳节我会给老年人讲“夕阳无限好”、“活到老学到老才是王者风范”及“老年人与子女关系的正确处理”等;三八妇女节会讲“对常见妇科疾病的正确认知”、“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等;对大学生主要讲“正确对待恋爱关系”、“如何防治艾滋病及用良好的心态迎接社会的挑战”等;对即将高考的学生讲解“如何以良好的心态面临高考”、“大学生活对人生的挑战”等;对退休老干部的讲座着重讲解“如何面对退休的种种失落感”、“老干部保持党的光荣传统”等;面对目前离婚率居高不下,讲解“如何建立家庭的和谐”、“家庭与婚姻及家庭暴力对孩子的影响”等;针对对企业员工体检结果,会讲解“饮食对‘三高’的防治作用”、“饮食对心血管疾病的认识与防治”等内容。每次讲座全都紧密围绕健康主线,配合灵活的形式、结合鲜活的例子,并且课后还要继续做工作:一是听取听众的反响,二是反省讲课中的不足,接着就是认真修改,争取越讲越好,越讲越精彩。

《健康中国观察》:您曾担任贵州省性医学会副主任委员等兼职,在您的艰辛努力和倡导下,在遵义承办过全国性学大型研讨会,并获得圆满成功。请问您选择这个专业、开展类似活动中都有哪些感受?

曹建林:性健康这个问题其实也是我希望能做出贡献的很重要的一项工作。为此,在2012年的艾滋病日前后,我曾经顶着巨大的压力,克服了资金短缺、会场选址临时变换等诸多重大困难,承办了国家级社团主办的性健康会议,整个活动的过程至今我也还记忆犹新。但是,我觉得自己的收获也很大,我个人认为我也为突破人们尤其是基层大众对“性”存在的认知障碍做了很大贡献。事实上我国“性盲”与“健康盲”的比例只多不少,这些问题是人们对性知识认同的封闭及性教育的落后等因素所致,并且在很多落后地区甚至更加突出,所以我觉得特别有必要力争在遵义召开这样一次研讨会,让更多的人了解性是科学的,性是健康的。此外,这次活动也是对性医学学术研讨会及交流会如何开到基层做了一次非常有意义的探索。直到今天,我甚至觉得,在能力和各方面条件成熟的情况下,我还要继续努力主导这样的活动,让人们充分认识到“婚姻与性”等问题的存在,要减少因为这一块的教育和知识普及欠缺引发的诸多社会问题,比如离婚率增高、家庭关系和谐度降低等问题。要让更多的人群认识到性无知和性教育落后是夫妻离婚的重要原因之一,夫妻间的性和谐是家庭稳定的重要支撑点。今后,我也希望这方面的活动能够不断走到基层,深入人心,减少“性盲”所带来的健康危害。

《健康中国观察》:您现在已经退休,要知道很多人退休后基本都进入了安享晚年的状态。但据了解,您退休后依旧继续从事着医疗教学工作,并以“师带徒”的形式办了一个“双师班”,收效甚显,这种教育探索旨在何意?

曹建林:我觉得中医的“师带徒”值得西医借鉴,医疗是一门事业,是事业就需要有传承,当了一辈子的医师和教师,所累积的经验不能因为你老去而带进坟墓,应该在有生之年传授给青年医师。如何能让青年医师得到全面发展?在2014年作为医院教学改革要求,我申请创建了“希望之星双师班”项目,至今已举办了13期,每期大概是半年,每期学员由医院遴选5~6名优秀中青年医师,这些医生的学历大多数是研究生和博士生。学习内容包括我出门诊学员跟着出门诊,我查房跟着查房,每周一次理论课,涵盖了人文医学、家庭和谐是个人事业成功的保证、青年医师的目标、临床教师的授课技巧、医师应具备的诊断思维及如何给病人做健康指导等,一个月给学员一次命题授课,并进行点评。最后由专家进行考核后颁发结业证书。至今已培养出近百名学员,他们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到达了培养优秀骨干医师和教师(双师班)的初衷。未来他们就可能会成为一名能把病看的更好的杰出医师,是一名能把课讲懂、讲透的临床教师,更是一名健康教育的使者。作为一名老医师及老教师,希望看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看到“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样我们的医疗和健康教育事业才能蒸蒸日上。

《健康中国观察》:听您这一番介绍,您真的可以称之为我国健康普及教育的一位先行者了,真的很敬佩您做了这么多的工作,让这么多的群众获得了健康的信息,相信这其中也会有大批的人真正受到了裨益。想让您再谈一下,您对我国目前的健康教育,尤其是基层健康教育的发展能否再提些宝贵建议?

曹建林:鉴于上述谈到的一些现状以及我国社会综合发展的一些现实情况,我认为这些都可以证实没有什么比健康更重要的事了,全社会都要努力开展健康教育活动,而且必须深入人心的开展。健康教育就如同当年教育扫盲工作那样繁重和长久,要做到人人重视,人人参与,最后达到人人共享的目标。

1.各级政府要对这项工作高度重视,要制定切实的目标,明确各项工作任务,责任到人,真正做到防病在先,心理干预在先,从而实现“预防为主”的目标;

2.各地应设立专门的团体机构或者专业机构,要有充足的健康教育配套资金,培养高素质的健康教育人才;

3.从国家层面制定系统规范的健康教育大纲和教材,杜绝网络上极不负责的不科学的健康广告和讲座,对于已经形成影响的负面教育信息要及时更正和发声;

4.各大主流媒体一定要承担传播和教育责任,要大力宣传正面的健康教育,让人们认识到形成“健康为本”理念的重要性。

5.各类医学院校应在短时间内对医学生开设更有针对性的健康教育课程,让医学生在将来从事医疗专业时,要练成健康教育的“基本功”,这也会让他们自己的医学成就更有用武之地。我相信,健康教育做得好,开展的深入,对实现我国2020年人人脱贫也有着重要意义,因为我们至少可以减少因病返贫的那部分群众。现在“健康扶贫”口号也都喊得响亮,但政策总归需要落实,需要全社会多方面的努力才可以,我觉得我做的还不够多,还应该继续在这方面努力,但我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我希望我的想法能够得到更多的人的关切,更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们加入健康教育、健康扶贫的队伍中来,用每个人的实际行动来助力这些工作,让基层的老百姓受益,让国家的战略目标得以更早的实现。总之,期待我国的健康教育在一定时间内全面走在世界的前列,人人健康才是国家真正意义上的发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