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救火队长”朱亚明空降,安盛天平健康险转型亟待“破局点”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6-17 19:54:55

安盛天平空缺了一年多的CEO职位终于迎来其掌门人朱亚明,这也是安盛天平成为中国最大外资独资财险后的一项重大人事变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位女掌门人此前没有保险行业的履历,其一直在银行负责零售业务。而在车险业务陷入泥潭,加码健康险之际,安盛天平需要一位“救火队长”。显然,朱亚明在外资银行零售业务方面的丰富经历及对外资企业的管理、文化是安盛天平看中的原因。

6月9日,安盛保险集团旗下的安盛信利宣布任命 Xavier Veyry(卫泽韦)为安盛信利欧亚区首席执行官,并继续担任安盛天平董事长及工银安盛董事。同时,安盛天平首席执行官(CEO)一职将由朱亚明担任,目前朱亚明任职尚待监管部门批准。

事实上,继原安盛天平CEO胡务辞任后,这一职位一直空缺。2018 年11月,安盛天平官网披露了一则重大事项报告称,原董事长兼CEO胡务辞职,由法国安盛系董事卫泽韦接任董事长及临时首席执行官。

朱亚明此番被委以重任,毫无疑问是要改变当前安盛天平的现状,尤其是车险增长乏力之际转型健康险,朱亚明此次扮演的是“救火队长”的角色。

2019年,朱亚明从渣打银行(中国)离职,加入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担任本科与研究生多门核心金融课程教授。2020年2月朱亚明加入安盛天平,此前曾担任渣打银行(中国)副行长、个人金融部总裁、董事总经理。朱亚明拥有逾25年金融从业经验,在渣打银行任职前,还曾担任星展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零售银行部总监、董事总经理,苏格兰皇家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零售银行部总经理,荷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零售银行总经理、财富管理总经理、首席运营官兼首席财务官,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个人经融区域主管。

此前朱亚明已经以安盛天平拟任首席执行官的身份出席活动。今年5月,安盛中国首席执行官卫泽韦、安盛天平拟任首席执行官朱亚明与企鹅杏仁总裁马丁分享了“健康险+互联网”医疗新模式,关于后疫情时代中国健康管理未来发展的愿景。

值得注意的是,朱亚明并没有保险行业的相关工作经验,但从其此前的工作履历来看,其一直负责的是银行零售业务,而这正与目前的安盛天平的策略不谋而合--转型健康险。健康险的本质其实是一种零售业务,而朱亚明在外资银行零售业务方面的丰富经历及对外资企业的管理、文化或许正是安盛天平看中的原因。

其实在车险业务受困现状下,安盛天平早已意欲向健康险领域转型。近期卫泽韦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安盛保险目前正在从走量的车险模式转型到以价值为导向重点涵盖健康险的多元化业务模式。”

安盛天平的前身是成立于2004年的天平车险,当时的第一大股东是刘益谦的天茂集团。2014年,法国安盛集团收购天平车险50%股权并注资39亿元成立安盛天平;2017年,天茂集团募资50亿元收购安盛天平中小股东股权,持股比例增至50%。2018年11月,法国安盛集团拟以46亿元收购安盛天平50%股份。

2019年12月,法国安盛集团(AXA)宣布从国内股东宁波益科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宁波华阁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天茂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宁波陆达圣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宁波日兴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手中完成收购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盛天平”)剩余50%股权。

至此,安盛天平完成了“中资—合资—外资独资”的转变,成为中国最大的外资独资财险公司。

然而,这家中国最大的外资独资财险公司却是“外强中干”,倚重的车险业务连续数年出现承保亏损。

2013-2019年,安盛天平的车险保费收入分别为49.8亿元、62.9亿元、68.03亿元、75.47亿元、73.33亿元、56.43亿元、60.57亿元。承保亏损也呈扩大趋势,分别为2.7亿元、3.1亿元、2.3亿元、3.59亿元、4.73亿元、5.58亿元、4.14亿元。

与此同时,承保亏损的扩大也带动了净利润的下滑。2014-2019年,安盛天平保险的净利润分别为0.20亿元、2.63亿元、0.08亿元、-0.21亿元、-2.75亿元、-1.52亿元。

安盛天平作为一家以车险为主要收入来源的财险公司,保费的增长带来的却是承保亏损,并且短期看不到承保盈利的迹象。在此情况下,健康险便成为安盛天平重要发力点。

2019年年报显示,健康险业务保费收入3.62亿元,同比增长约146%,首度跻身公司第二大险种。

近年来,我国健康险快速发展。2019年,健康保险保费收入7066亿元,同比增长29.7%,赔付支出2351亿元,同比增长34.8%。

在财险行业,尤其是车险行业增速趋缓的情况下,多家财险企业抢滩健康险。2018年,财险行业健康险业务保费收入569亿元,同比增速高达44.4%;2019年保费840亿元,同比增长47.7%,位居各大主流财险险种增长冠军。

遗憾的是,与保费高增速相对的是承保亏损的不断扩大。2018年财险公司健康险承保亏损20亿元,2019年攀升至40亿元。其中约70家经营健康险财险企业亏损,几乎全军覆没。这也意味着做得越多,亏得越多。

作为一家财险公司,安盛天平目前在健康险领域仅能经营一年期以下的短期健康险业务,较为典型的有百万医疗险、高端医疗险。公司2019年健康险保费收入3.62亿,承保亏损0.25亿;2018年健康险保费收入1.47亿,承保亏损0.06亿。

从数据来看,保费规模的高增长带来的是承保亏损的扩大。而朱亚明此番被委以重任,毫无疑问是要改变当前安盛天平的现状,尤其是车险增长乏力之际转型健康险。

作为全球最大的保险集团之一,法国安盛集团在拥有安盛英国保险公司AXA UK、澳大利亚安盛亚太保险公司AXA Asia Pacific、安盛比利时保险公司AXA Belgium等子公司之后,开始将眼光瞄准中国这一保险新兴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这家保险巨头早在20年前便将中国“纳入”其全球战略版图,并不断扩大对华投资。

1999年,安盛集团与中国五矿集团在上海合资成立金盛人寿,成为首家合资寿险公司。此后,随着工商银行的进入及股权主导,金盛人寿于2012年改名为工银安盛人寿。企查查数据显示,工商银行持股60%,安盛持股27.5%,中国五矿集团持股12.5%。

其实,安盛在中国的第一块牌照是财险。是一家成立于1996年名为丰泰保险的财险公司。2006年安盛89亿欧元收购了丰泰保险欧洲母公司,后安盛将丰泰中国并入安盛天平。

自1999年进入中国以来,这家保险巨头便开始了其布局中国之路,目前已涉足寿险、产险、再保险和基金业务,投资的公司包括安盛天平、工银安盛、安盛信利,以及浦银安盛基金。

随着我国金融政策的不断开放,安盛已经拥有了一家独资财险公司,友邦的外资独资寿险公司也正在申请中,对于安盛来讲,独资财险公司或许只是其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