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东夷文化:齐鲁文化乃至中国文化的源头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3-11 18:31:52

东夷文化是聚居在今山东及其周围地区的古土著居民——东夷族人经过长期辛勤地劳动而创造的文化。史前至夏商时期的东夷文化是西周以后齐鲁文化的前身,是齐鲁文化萌芽、发生、发展的基础。东夷族形成于何时,文献上没有记载。据考古发现,山东从距今四五十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早期的沂源猿人开始,境内就有远古人类生息繁衍。考古发现说明,山东及其周围地区存在着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山东龙山文化——岳石文化的新石器时代考古谱系。大汶口文化和山东龙山文化属于东夷族各部落的物质文化遗存。这就丰富而直观地见证了生活在山东地区的东夷族先后在太皞氏、少皞氏、虞舜时期创造了光辉灿烂的东夷文化。

大汶口文化是以山东泰安的大汶口遗址命名的,1959 年首次发现于大汶口一带,年代约为公元前 4300 年至公元前 2500 年。大汶口文化的发现,为山东龙山文化找到了渊源。山东龙山文化是新石器时代晚期的一种文化,1928 年首先发现于山东章丘龙山镇的城子崖,年代约为公元前 2500 年至公元前 1900 年。就已发掘的资料来看,大汶口文化和山东龙山文化时期的农业有了长足进步,家禽饲养业也得到了充分的发展,渔猎活动仍占有较重要地位。出土的多种新型工具,比如大而厚的石斧、薄而锋利的石铲、石刀、蚌镰、鹿角锄等,以及谷壳谷粒、家畜骨骼,都显示了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的农业大发展景象。

手工业,特别是制陶业和冶铜业,最能代表这一时期东夷族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大汶口文化时期的陶器有红、灰、黑、白四类,薄胎黑陶和白陶是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制陶业中出现的两个新品种。山东龙山文化时期的制陶技术在大汶口文化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大汶口文化中期出现的快轮制陶技术在这一时期得到普遍采用,磨光黑陶数量更多,质量更精。山东沿海的龙山文化代表性器物——薄如蛋壳的黑陶高柄杯,表面光亮如漆,达到了新石器时代陶器制作的最高峰。冶铜技术的出现是山东龙山文化在手工业领域取得的一项更重要的成就。出土的铜器,标志着东夷族工匠已初步掌握冶铜技术。大汶口文化和山东龙山文化在制玉技术等方面也达到了一定高度,玉饰雕琢精细,器型优美。

这个时期,私有制和贫富分化现象开始出现并呈不断加剧之势,出现了平民和贵族,城市开始出现。目前发现的山东龙山文化城址有章丘龙山镇的城子崖城址、邹平丁公城址、寿光边线王城址、临淄边旺城址,阳谷、东阿、茌平三县发现的八座城址,以及临淄田旺村城址等。城的出现是文明形成的标志之一,东夷族各部落正是在这些城市的促动下相继完成了从野蛮到文明的历史飞跃。

东夷文化所取得的另一项重要成就是出现了文字的萌芽。目前,在大汶口文化遗址发现了少量“陶文”,在山东邹平丁公遗址出土的陶盆残片上也发现了山东龙山文化的文字——5 行 11 个类似汉字的象形符号。大汶口文化和山东龙山文化时期被认为是东夷文化的鼎盛时期,它清楚地表明这一时期的东夷族在经济发展水平和社会发展程度等方面都可以与中原地区各先进的部落氏族并驾齐驱。

齐、鲁立国前的东夷文化在数千年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两个影响较大的文化中心区:泰山以北的文化中心区——今淄博一带,先后在此居住的有爽鸠氏、季荝、逢伯陵、薄姑氏;泰山以南的文化中心——今曲阜一带,曾经是少皞、蚩尤、颛顼、后羿、奄国等部落和方国的居地。两个文化中心的形成是他们不断开发和世代经营的结果。东夷文化的发达特别是其两个文化中心的形成,为西周后齐鲁文化的形成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东夷文化、齐鲁传统文化,孕育于具有独特自然人文环境的齐鲁大地,经历了漫长的形成和发展过程,在秦汉时期更是完成了从地域文化到主流文化的过渡,为中华文明发展作出了突出的贡献。齐鲁传统文化所具有的积极进取、开放包容等基本特征,在当代仍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