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房子是用来住的,法律可以让你以房养老吗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7-06 20:39:54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了住房保障目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亟待统一的住房制度建设,尤其是要在立法重视对住房权的保障。由此,民法典物权编新规定了居住权,为公租房和老年人以房养老提供法律保障,“以房养老”的老年人可以通过设定居住权来安享晚年,而一些经济状况不良的群体,则能够通过取得公租房等房屋的居住权,实现住有所居,居有所安。

关于增设居住权,学者们的争议主要集中在“有无增设居住权的必要”、“居住权的制度结构如何设置”这两个问题上。对于前者,学者们既有支持意见,也有反对意见。支持方主要认为可以保障部分弱势群体的权益,满足居住需要,反对方的理由是居住权适用范围太窄,实际价值并不高,可能还会导致房产交易更加复杂。对于后者,学者们围绕居住权的地位和功能,提出了诸多的改造和重构的方案。

我们要关注一点,整个民法典草案物权编的编纂都要秉承一项立法宗旨:物尽其用。就是要让有限的资源最大限度地发挥效用。

此次民法典物权编草案规定的居住权,并没有对设定居住权当事人的身份做出明确限定,意味着只要有闲置住宅,就可以拿出来给别人占有和使用。此外,没有明确的限定也就意味着适用主体的范围相对来讲是比较广泛的,这样就能够在更大的范围里解决住有所居的民生问题,能在更大程度上实现物尽其用的立法宗旨。

从4073667件判决书中,仅仅检索到两件设立居住权,一件是在父母子女之间通过约定居住权解决父母的居住问题,另一件是赠与合同中约定居住权解决赠与人亲属的居住问题。

事实充分证明,十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关于“居住权适用面很窄,大多发生在亲属朋友之间”、即使发生了纠纷,人民法院完全可以根据现行的法律作出妥当裁判的判断,是多么正确。

可见,现在的草案无视十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和十届全国人大不规定居住权的正确决定、将实践证明不存在社会需求的居住权写进民法分则草案,是轻率的、不负责任的。

居住权属于用益物权,也是具有人身属性的人役权。民法典物权编拟增加居住权制度回应社会的现实需求,值得肯定,租赁制度无法替代其制度功能。设立居住权能够完善住房保障体系,提升房屋的利用效率,有助于应对老龄化的挑战、保障拆迁安置住户的居住权益以及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家庭成员的居住权,实现住有所屋的目标。民法典物权编草案(二审稿)准确界定了居住权的人役权属性,但相关规则过度地受到传统人役权的影响和限制,尤其是将居住权的设定限定为无偿,从而使该制度的作用被削弱。因此,有必要突破传统人役权的界限,对该制度进行必要的改造和重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