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北方以北》:跟随北欧人的足迹,探寻北欧历史和文化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7-24 11:06:16

提起北欧,人们不可避免地会想到炫美的极光,或者联想到她的安详、静谧、和谐,犹如仙境一般。

对于没有去过北欧的人,她是神秘而令人向往的。然而在这些众多美好的形容背后,却隐藏着一个极其丑陋的名词,这个词就是“海盗”。也许看多了北欧的炫美风光,也许是听多了北欧社会的高福利,硬是把“北欧”和“海盗”联系在一起,无论如何也觉得不搭。

然而历史不会掩盖一切,其他殖民者做过的事情,北欧人也做过,恶劣的地理环境和自然资源的匮乏似乎就决定了他们天生就要以“海盗”为生。在《北方以北》这本书刚一开场,他们就急不可耐地洗劫了英格兰的修道院,且残忍得没有半点温柔。但是本书并不是要通过这类事件来丑化北欧人,而是从古老的故事里挖掘出可靠的资料,帮助我们了解北欧在历史、文化等方面对人类的影响。

本书作者埃莉诺.罗莎蒙德.巴勒克拉夫是杜伦大学中世纪历史与文学课程讲师,曾就读于剑桥大学盎格鲁-撒克逊、北欧与凯尔特学系。作者与北欧似乎有着命中注定的渊源,小时候作者曾把父亲给她的一本有关北欧历史的书扔下楼梯,并发誓一辈子都不想学习盎格鲁-撒克逊和北欧与凯尔特,然而她的父亲一直相信她注定要追随北欧人的足迹。也许是父女间冥冥之中的心有灵犀,最终促使她走上了这条路。

为了完成本书,作者踏着故事中的人物足迹,结合所见所闻,基本还原和理清了北欧人探索和发现世界的史实和历史脉络。如果你对北欧历史有一些了解,希望知道更多北欧历史的细节,那么不建议你读这本书。这本书仅适合作为北欧历史知识的补充,也可以是你打开了解北欧历史之门的钥匙。

北欧人的祖先是维京人,当时主要来自斯堪的纳维亚。本书以维京人侵占英格兰为开端,分别从北、西、东、南四个方向讲述了他们的拓展史。所到之处,他们并没有一味抢劫,还曾与当地人开展贸易,踏上朝圣之旅,参加十字军东征,甚至作为皇帝的护卫。

他们同斯堪的纳维亚最北部地区的游牧民族萨米人做贸易往来,他们从萨米人那里获得动物毛皮,再销往南方,赚取更丰厚的利润,而把奶制品、谷物和金属这些商品提供给萨米人。

萨米人会使用巫术,在北欧人眼里算异教徒,因此挪威国王曾宣布不要相信他们的魔法。但是萨米人会使用魔法的传统一直延续,这个主题也贯穿了北欧的民间故事和神话传说。直至今天,他们依然保留着会施魔法名声。

公元九世纪,挪威人来到冰岛,在那里安家落户。公元985年,他们从冰岛出发前往格陵兰。在那里,他们建立了“东定居点”和“西定居点”。东定居点面积较大,所处位置夏天较长,耕地质量更好;西定居点狩猎资源更丰富,在它北面有一处“北方狩猎场”,这里现在早已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他们用海象牙制作精美工艺品,海象皮做成一流的船用绳索,海象致密的阴茎骨制作刀柄之类的工具以及三条腿的凳子。但是他们光有这些资源是不行的,必须与从东边来的其他船只进行商品交换才能维持生存。这种情况维持到公元1500年上下,之后由于种种因素,定居点逐渐衰落消亡。

在到达格陵兰仅仅十几年,他们再次出发,历经87天,到达纽芬兰北端的兰塞奥兹牧草地,成为历史上目前已知最早到达北美洲的人,比哥伦布早500年。他们没有在这里过多逗留,便继续向前,到达文兰。这里是一块富饶之地,他们也曾想在这里定居,但是从萨迦模糊的记录以及后来发现的证据都不足以证明他们曾在那里定居过,但确实和当地的斯克林斯人发生过贸易往来,甚至后来产生过激烈冲突。

公元8世纪中叶,他们跨过波罗的海,驶入芬兰湾,航行在罗斯的水道上。在那里,他们建立了强大的王朝,逐渐控制了东斯拉夫的大片土地,这是今天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文化根基。公元862年,留里克在诺夫哥罗德自立门户,建立留里克王朝,这件事被认为是俄国历史的重要起点。之后,留里克的继任者夺取基辅,后被称为“基辅罗斯”。和所有王朝一样,经历了鼎盛时期之后,权力的争夺使国家走向分裂,随着十字军东征,基辅罗斯的贸易路线分崩离析。公元13世纪20年代,蒙古人杀到,使基辅罗斯最终瓦解。

公元921年,阿拔斯王朝使节从巴格达出发,去保加尔地区巩固伊斯兰教。在那里,他们见到了去当地做生意的北欧人。另一批先前到达基辅罗斯的人试图南下打通与阿拔斯王朝的贸易路线。

他们从冰岛到丹麦,途径德国和瑞士,翻越阿尔卑斯山,南下意大利,抵达罗马。然后又穿过意大利南部、西西里岛和希腊,到达阿卡和圣城耶路撒冷。

哈拉尔于公元1034年去了君士坦丁堡,加入瓦良格卫队,后来因为参与一起政治事件,逃回英格兰。20年后,诺曼人占领英格兰,大量失去土地的贵族逃往君士坦丁堡,加入了瓦良格卫队。公元1150年前后,有人从奥克尼群岛出发,到达圣城耶路撒冷,那时,十字军已经统治这里半个世纪。几百年来,北欧人前仆后继来到君士坦丁堡,抢劫,做生意,做皇帝贴身侍卫。

我们可以发现北欧人的踪迹遍布世界多个角落,这些地方至今依然有他们的后代。而北欧对世界的影响远不止于此。

书中很多资料的提取都借鉴了一种叫做“萨迦”的故事题材,这类题材的故事包含了史实,但其中又夹杂了很多北欧神话和荒诞不经的妖魔鬼怪故事。我们所熟悉的《哈利波特》,《指环王》,《魔戒》,《霍比特人》,《雷神》这类作品都和北欧神话息息相关。

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怪诞的生灵,读完本书也会有所体会。在人们的认知里,稀奇古怪的东西总是存活在未知角落。北方处在荒蛮而陌生的地球边缘,天气寒冷,环境恶劣,带给人一种诡异的气氛。有时,人们耳闻目睹异乎寻常或难以解释的现象,就会凭空幻想出妖魔鬼怪或灵异事物。记得高中时,班里一名女生晚上下了自己回宿舍,快到宿舍时,突然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白胡子老头,差点被吓昏过去。但是我们从来不认为有什么白胡子老头。还有一个解释,前面提到了北方的萨米人会使用巫术,这也会让人们联想起北方的黑暗面极其超自然的东西。

从书中可以发现,北欧人在往“北”和“西”的方向所“看到”的生灵都是虚幻的,纯属子虚乌有,而在往“东”和“南”的方向遇到的生物逐渐与现实贴近。比如,他们在草原见到过大象,在沙漠中也看见了蛇。但是他们把蛇神化了,后来就有了龙。还有值得一提的一点,他们还看到了一种“鸟喙人”,而这种“鸟喙人”来自哪里并不得知。但据说在中亚的一条河边曾经站着“鹳人”,希腊神话《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中也有“鹳人”,可见,北欧人在往内陆拓展的过程中,他们的神话故事也逐渐和希腊神话甚至其他神话有了交织。

我们知道英语是很多种语言的集合,其中一部分要归功于北欧的古诺尔斯语。直至现在,曾经的“丹麦法区”依然遍地是北欧地名,尤其在约克郡、东米德兰兹和东盎格利亚地区,这类地名星罗棋布。

《北方以北》并不是一部系统的北欧史,也不是讲的某一段历史,它是从幸存下来的古老“萨迦”故事中,去探寻北欧人是如何向外探索的。即便这些“萨迦”中的故事虚虚实实,又离我们太过遥远,有些故事在多部萨迦同时出现且有出入,但是作者还是通过细心解读和整理,结合走访的形式,并且从四个维度把这段跨度几百年的历史清晰地展现在读者面前,难度可想而知。尽管并不全面,甚至有些地方依然并不一定属实,但不可否认的是,通过这本书,我们知道了北欧人确确实实在这些地方出现过,并且为世界各地的融合及其文化的传承起到不可磨灭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