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华立科技IPO:号称行业“龙头”却内外困忧自叹息?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8-06 18:45:57

1971年,世界第一台游戏游艺设备“COMPUTER SPACE”在美国的电脑试验室中诞生,成为室内商用游戏游艺设备的初始模型。而我国商用游戏游艺设备于上世纪 80 年代从香港进入我国沿海地区,并逐步从沿海城市覆盖到内地。

目前,我国有两千多家室内商用游戏游艺设备生产商,大多数生产商规模较小,缺乏自主创新能力,所生产设备属于技术附加值较低的低端产品,并且存在盗版、抄袭等现象,因此生产商往往采取低价竞争策略,市场竞争激烈,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

广州华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立科技)就是主要从事游戏游艺设备的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和运营。公司产品主要应用于大型主题乐园、连锁购物中心、商业综合体、旅游景区等商业场所。目前已向市场推出IP属性产品有《奥特曼》、《马里奥》、《光环》、《变形金刚》等。

华立科技在IPO招股书中表示,“公司形成了完整的游戏游艺产业链结构,成为国内游戏游艺设备龙头企业。”不过览富财经网了解到,华立科技在2017年度至2019年度游戏游艺设备销售收入分别为32,905.31万元、35,497.58万元、29,863.36万,销售数量分别为12,756台、11,809台、7,486台,呈现明显的不稳定态势。

但华立科技却解释称,公司逐步调整产品结构并创新商业模式,逐渐减少技术含量低、单价低、毛利率低的产品类型,并根据市场需求加大投放设备数量,在行业营收下滑的情况下,实现了营收规模稳步增长。

然而对于公司业绩不稳定,特别是在2019年度还出现同比大幅下滑,其一方面原因是之前华立科技主要有番禺本部和东莞微勤两个生产基地,但在2018年底,公司出售了东莞微勤,使得2019年产能比2018年减少3000台,这对于公司来说,无疑是带来了巨大的市场损失。

就此而言,华立科技现在基本处于前期发展阶段,目前公司发展的自营游乐场、设备合作运营拓展、研发及IP培育投入、售后服务体系建设等都需要长期投入建设,而随着市场的不断变换更新,华立科技将面临着除了资金外,其核心IP、产业布局等众多不确定发展问题都将是企业高风险的存在。

据财报显示,华立科技在2017年至2019年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37,356.60万元、42,820.71万元、48,667.45万元,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214.11万元、3,706.79万元、6,013.63万元,虽然整体看其呈现增长,但是主营业务收入增长率显然低于应收账款增长率。

对于任何一家企业而言,应收账款占比高低直接反应公司管理能力,华立科技在2017年至2019年度,公司应收账款分别为8,476.73万元、10,080.55万元、11,986.31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2.39%、30.30%、30.27%,明显呈现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比例较大。

华立科技坦言,余额增长率高于主营业务收入增长率,是因为受春节假期、寒假等因素影响,游戏游艺产品销售具有明显的季节性,一般集中在下半年,尤其是第四季度,而且大型的客户信用期一般在6-12个月,高于公司平均回款周期,公司大型客户销售额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增加。

按照公司前五名客户构成来看,公司2017年至2019年前五大客户应收账款余额占应收账款余额的比例分别为59.79%、57.87%、57.87%,且“大玩家”公司均为第一大应收账款客户,2017年至2019年应收账款占应收账款余额的比例分别为38.05%、37.40%、35.09%。

对此,华立科技坦言,虽然公司客户主要为万达宝贝王、恒大乐园、大玩家、星际传奇、风云再起、永旺幻想等国内知名游乐场所和主题乐园,且公司对应收账款已建立较为严格的考核管理制度,但如果未来客户经营环境、财务状况等出现重大不利变化,不排除可能发生因应收账款不能及时收回而形成坏账的风险,从而对公司的资金使用效率及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由于华立科技应收账款较高,带来较为直接的负面影响就是公司经营活动净现金流较低,2017年至2019年公司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分别为-502.26万元、4397.50万元、11495.13万元,可见公司经营活动净现金流波动较大,2017年甚至出现净流出。但公司2017年至2019年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572.25万元、3136.16万元、5976.91万元。

众所周知,一家公司净利润和其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多少和公司净利润息息相关,通常情况下这两项数据会形成共振,即涨跌趋势统一,且数值不应低于0.8。将这两个数据换成较为直观的财务指标就是净现比,即净利润中有多少经营现金流入。2017年至2019年,华立科技净现比分别为-0.14、1.40、1.92。

公司应收账款过高通常会导致现金流较低,但是从华立科技招股说明中可知,公司现金流较低的另一个主因是公司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出较大所致。2017年至2019年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485.22万元、-10,382.90万元、-18,582.37万元。公司期末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余额分别为7,403.79万元、1,813.08万元、4,479.78万元。

华立科技对此解释为报告期内公司投资活动现金流出金额加大,主要因为公司在报告期内建设新厂房、投放设备增加以及游乐场运营设备增加。

2017年至2019年三个年度期末,华立科技的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8,007.68万元、15,831.92万元和18,030.81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重分别为47.57%、47.59%和45.54%,公司存货金额较大且占流动资产的比例较高。

而存货账面价值持续攀升的直接结果就是公司存货跌价较高。2017年至2019年华立科技存货跌价准备分别为2168.98万元、1540.78万元1614.19万元,同期资产减值准备余额分别为2815.86万元、2375.84万元、2535.06万元,分别占资产减值准备余额的77.03%、64.85%、63.67%。

华立科技对此在招股说明书中坦言,如果未来公司对市场需求的预测出现重大偏差,备货产品市场需求下降或市场价格大幅下降,将导致公司存货可变现净值减少,存货跌价风险提高,从而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从公司整体经营来看,华立科技此次IPO之路,除了呈现出公司未来发展需要大量的资金放面的投入之外,对于公司内部经营和外部市场都呈现出存在众多风险,而关于公司IPO的后续进展,览富财经网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