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张岱:为什么社会底层的人,都喜欢盲目跟风?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5-05 09:18:45

近年来,我们常会看到这样的现象:某家“网红店”的东西不怎么好吃,但门口却排着长长的队伍;某些款式的服饰实在没有什么美感,但由于是“网红同款”,却卖成了爆款;某些景点并没有什么出彩的特色,但因为被贴上“网红”的标签,人们就蜂拥而至……

跟风,成为了大众追随时尚和潮流的方式。如果有谁不随大流,反倒显得有些异类、土气。

这种歪风邪气并不是当今独有,而是古已有之。因为,不管时代怎样变化、科技如何进步,人类的某些劣根性,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明朝末年,有一个著名文学家,名叫张岱(就是写《湖心亭看雪》的那位),出生于书香门第,祖上都是饱读诗书、为官一方的大儒。出生于这样的富贵之家,张岱自然有一些纨绔子弟的习气:非常喜欢山水繁华、鲜衣骏马、古董花鸟。

有一年七月半,正是月圆之夜,良辰美景。张岱约了朋友到西湖游玩。吃完晚饭,到了地方一看,却是乌泱泱的一大片人。原来这一天刚好是中元节,整个杭州城的人倾城而出,蜂拥至西湖赏月。

在张岱看来,赏月本来是一件清雅脱俗的事情,而现在西湖人满为患,实在是大煞风景。在熙熙攘攘之中,静心赏月已无可能,于是张岱干脆“看看这七月半之人”,写下了一篇《陶庵梦忆·西湖七月半》。

第一类是达官贵人,他们乘着楼船来到这里饮宴作乐,并不看月;第二类是富贵之家,他们笑语喧闹、左顾右盼,也不看月;第三类是附庸风雅的人,他们饮酒听曲、举头赏月,不过这类人更在意的是:让别人看到他们在赏月,所以不免惺惺作态;

第四类是市井闲人,他们三五成群、酒醉饭饱,图的就是个热闹;第五类是真正的风雅之士,他们乘着小船、烹茶品茗,他们对前四类人唯恐避之不及,要么藏于树荫之下,要么划向安静的湖心,他们才是真正的赏月之人。

从《陶庵梦忆·西湖七月半》这篇文章,以及张岱描写的这五类人当中,你有没有觉得似曾相识——

有时候,你好不容易腾出时间来,去到向往已久的另一个城市,想要放松一下身心,到了之后才发现,船与船相挨,人与人相挤;你看着人头攒动的人群,他们叽叽喳喳、叫嚷喧闹,自己心中早已没有了游玩的兴致——本来是想出门散心,一番折腾后,却比来之前还要累。

为什么无论是古代还是现在,都会出现这样的现象?电视剧《清平乐》中有这样一句台词:皇家事没有私事,皇家事就是天下事,皇家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和引导着天下人去探究和效仿。

古代的皇家,适逢月圆便会游园赏月。而其他的达官贵人、富贵人家便会效仿皇家,随之而来的,民间百姓也会效仿皇家和贵族。

比如唐朝时,唐玄宗喜欢杨贵妃的丰腴之美。于是举国上下的女子都进行增肥,男子也效仿唐玄宗的喜好,以能够娶到丰腴的女子为妻、妾而自豪。

殊不知,有的“明星同款”,其实并不适合自己,但这些跟风的人也一定要“买买买”;有的人之所以去某个景点、某个店铺,不是因为那里有多好玩、东西有多好吃,而是为了能在那里拍照,证明自己去过。

法国社会学家塔尔德曾在《模仿律》中说,这种“跟风”的社会现象,是人类作为社会性动物的本能。并且塔尔德还提出了一条定律:社会底层人士具有模仿上层人士的倾向。

这种模仿行为一旦产生,就会让人们从模仿的过程中获得愉悦。跟风效仿明星、网红的穿搭,人们就会不由自主地认为自己就会像网红一样漂亮,甚至过上和网红一样的生活。

而且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这种跟风,降低了大众的思考成本,也降低了决策风险。如果模仿的人足够多,甚至还会产生盲目的社会群体归属感。

也就是说,正是因为网红们提前去试吃、试穿过了,大众在亲自体验之前,已经大概知道了会是什么样一种效果,也就不用再费脑去思考、不用承担试错的成本。而且最终还会觉得:去那里游玩、吃这个东西、这样穿搭,本身就是潮流。

但实际上呢?这些现象的背后,是通过炒作等营销方式创造出来的,大众只不过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而已。

因为这些盲目跟风的人,大多是一些不爱读书、不爱思考的普通人。人的本性是懒惰。他们懒于去思考、懒于保有自己的主见。所以,他们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以至于盲目跟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