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顶替上大学?教育的黑暗,你能原谅吗?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7-10 11:59:57

更魔幻的是,苟晶不仅在第一次高考中被班主任老师的女儿冒名顶替,第二年复读又再一次被顶替。

明明是模考全区万名考生中排名第四的成绩,却上了湖北黄冈的水利电力中专,一所学信网都不认可的野鸡学校,堪比「发配边疆」。

1993年7月,高考生朱吉吉溺水身亡。死后收到录取通知书,在某领导的牵线下,其父朱铁生把朱吉吉的录取通知书卖给了同县井字镇高中未毕业的雷光仪;

1995年,成绩优秀的石凤霞没有等到师范学校的录取通知书,黯然去外地打工;一年后意外发现,中学校长的老婆竟与她同名,上的也是师范学校;

2009年,罗彩霞高中同班同学王佳俊冒用她的名字和高考成绩,进入了贵州师范大学学习,并于2008年毕业;

2011年,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大四女生王慧在办理毕业手续时被告知,身份证号等个人信息早已在教育部网站注册,注册者为新疆大学的一名学生;

2016年,王娜娜发现2003年自己高考并非落榜,而是被冒名者张莹莹的家里花了5000块钱买走了自己的档案,入学周口职业技术学院。

2020年,陈春秀发现16年前的学籍,被同县陈双双的父亲以2000元购买,真陈春秀落榜,假陈春秀入学。

自陈春秀曝光被顶替学籍,已经过去41天;自当地成立调查组展开调查以来,已经过去16天。

而苟晶,发帖72小时后,当年给她道歉的班主任邱老师,带着几名大汉,堵在她的厂区门口,逢人就问:“苟晶呢?”

在那么多的冒名顶替的案件中,即便广为人知,即便媒体报道,能够得到妥善处理的,寥寥无几。

2009年轰动一时的“罗彩霞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被妥善处理,冒名顶替者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

2016年,“王娜娜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中,最终的调查处理结果是:学院拒绝了其《学籍恢复申请》,9名相关责任人受到处分。

到了2020年的今天呢,从洛阳理工学院顺利毕业她仍无法成为一名老师,她向顶替者索赔13元,至今尚未开庭。

如果在这场被称为最公平的考试中,都存在包庇、特权、袒护,我不知道这社会还有什么希望可言。

想当年我考研的时候,同系的一名女生在报考院校中以初试第一、比第二名高十多分的成绩,在复试中落榜。

2018年3月22日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学院举行研究生入学复试时,据网友爆料,前院长张军召集该院校的党委书记练伟杰,纪委书记杨毅仁以及院校的副院长余志文等人公开讨论篡改分数。

西南交通大学的陈玉钰,在学校要求不能以补考分数代替正考分数的规定下,公开篡改保研申请成绩。

据报道,陈的父母均为西南交通大学茅院教授,其经营的公司更是负责学校教务系统的开发和数据服务。

不过,爆料的源头还不是因为成绩,而是她和男友昧掉了班费2000元(另有说法是1800元),并且对同学的质疑毫不解释,还解散班群,推卸责任。

它不比高考简单,甚至更难,需要面对的不仅是1或0的挑战,还要扛起负责任的大旗,这是一个人的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