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10名登山者有9名离奇死亡,是自然所致还是人为原因?成世界谜团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7-18 16:01:39

迪亚特洛夫事件可以说是近100年以来,最诡异最恐怖的事件,它恐怖的地方是在于它留下了太多的信息和线索,牵扯的人也很多,但是却找不到一個合理的故事可以把整個事件给串起來。

事件是发生在上个世纪1959年,苏联乌拉尔山脉,离现在已经过去了60年的时间,在当年官方的调查只进行了三个月的时间就被苏联政府紧急叫停了,很多当时的文件都被绝密封存,直到现在也都没有解封,但是俄罗斯政府在去年的时候,忽然宣布要重启案件的调查,这个事件究竟是人为造成的,还是存在某种自然的力量,又或者是苏联政府的阴谋?

1959年的1月份,有一支登山队要去挑战北乌拉尔山东坡的奥托尔滕山,他们大多数都是乌拉尔工业学院的大学生,小组里面是有8个男生和2个女生,除了年龄稍大的佐洛塔列夫38岁,其它人的年龄都是20岁出头,带队的队长就叫伊戈尔·迪亚特洛夫,这次计划的行程很长,预计是要花半个月的时间。

乌拉尔山脉里面是人迹罕至,都是茂密的森林,而到了冬天整个地区会被厚厚的白雪覆盖,气温会降到零下二三十度,与其说是登山,倒不如说他们出去探险,而且是用越野滑雪的方式,因为他们要挑战的奥托尔滕山的海拔只有1200米,但是他们计划的整个越野的距离是超过了300公里,队员们都是有着丰富的滑雪和登山的经验的。

1959年1月25日,队员们先是坐火车来到了伊夫杰利,26日再转乘大巴,来到了离登山口最近的一个小村庄维扎伊。

1月27日从维扎伊出发,开始他们的探险,但是出发没多久,就有个队员叫尤里尤丁,因为身体原因提前退出了,于是他在第2天就返回了伊夫杰利,并且在那里等待其他队员完成探险回来,所以实际上进山的队员是9个人。

队长迪亚特洛夫和他约定说,登山队会在大概2月12日完成任务,之后就会给学校和尤里·尤丁发电报,然后回到伊夫杰利和他会合,但是他又补充说可能也会晚几天再回来,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们还想多去几个地方。

两个星期时间过去了,尤里尤丁一直没有等到队友们的消息,这时候他就想起了迪亚特洛夫之前说的,他们可能会在山上多走几个地方,于是他便选择先独自回学校。

然而到了2月16日还是没有收到队员们的消息,其他成员的家长开始频繁的联系乌拉尔工业学院,询问自己孩子的情况,学校这才意识到不对,这些队员可能遭遇到了什么情况。

2月21日,北乌拉尔地区的山脉搜索队以及伊夫杰利当地的警察,甚至于乌拉尔地区的军队都开始加入了搜索失踪人员的行列,到了2月24日,参加搜救行动的人数总共是达到了2000人,军方也出动了直升机和侦察机,对这个地区开始了大规模的搜索。

搜索终于是在2月26日有了结果,搜救队在距离奥托尔滕山山顶5公里的,霍拉特夏福尔山的山坡上,发现了一个被遗弃的帐篷。

在帐篷外的雪地上大概有八九个人的脚印,都是穿着袜子或者光脚留下的,足迹朝着森林往山坡下走,有什么事情能紧急到这种程度?

发现帐篷的位置刚好是在山腰上,坡度大概是15度,山坡是面向东边的,在不远处森林距离大概是1公里。

根据当时发现帐篷的学生回忆,帐篷从中间破了个大洞,里面什么人也没有,而所有失踪人员的行李装备都还在帐篷中,甚至在帐篷里面还找到了部分人的鞋子,也就是说有人在离开帐篷的时候是光著脚的,帐篷的中间部分是被积雪压塌了,但是两头支撑的架子还是牢牢固定在地上。

根据现场的调查,帐篷的侧面有很多用刀子割开的口子,而且这些口子都是从帐篷内侧划开的,小的只有几厘米,很像是用来观察帐篷外的情况,大的破口似乎是为了能从帐篷的侧面逃出去用的,而且破口的位置都集中在帐篷东面那一侧,也就是面向森林的那一侧。

接著搜救队员以此为中心展开搜寻,并且在2月27日在距离帐篷1.5km的树林里,在一棵雪松树的下面发现了一堆烧过的篝火,然后就在旁边找到了两具队员的尸体,被发现的这两个人是只穿了衬衣和短裤,脚上没有穿鞋,两具尸体的位置是在一起的,一个趴着一个仰着。

根据之后法医的判断,两个人是因为低温冻死的,而且这两个人有死后被人移动过的痕迹,当时是怀疑是,其他的队员发现他俩被冻死后,从他们身上扒了衣服,而根据尤里尤丁事后的辨认,确认了他俩的衣服出现在了其他队员的身上。

旁边的这棵大雪松树一侧有枝干被掰断痕迹,痕迹是一直延伸到差不多5米高的地方,这么高的位置掰断树枝,肯定不是拿来烧火用的,很可能是有人顺着这一侧的树干爬了上去。

就在同一天,在距离这两个人300米远的地方,又找到了队长迪亚特洛夫的遗体,离帐篷的距离只有1.1公里,他是仰面躺在地上的,左手臂抓住了一棵小树苗,身上穿的衣服相对比较多。

尤里尤丁后来辨认出他穿的其中一件背心,是属于篝火旁边的一个队员的,但是他头上没有戴帽子,脚上只穿了袜子没有鞋子。

之后在离帐篷更近的地方找到了另一名22岁的女队员,她是侧身倒在地上,头上戴了两顶帽子,身上的衣服也穿的比较多,脚上是套了三层袜子,但是一样也没有穿鞋子。

在3月5日,也就是大概过了一个星期之后,在他俩的中间又找到了一名队员,他是趴在雪地里衣服穿的也比较多,还有帽子,而且右脚还穿了一只鞋子。在他趴著的身体下面是一块融化的雪水冻成的冰床,也就是说在他倒下趴在雪地里的时候还是活著的,他的体温还融化了身体下面的雪。

这三个人的遗体都被埋在厚厚的积雪下面,而且他们头的方向都是朝著帐篷的,感觉很像是当时他们正在努力的试图返回帐篷那里,但是最后都被冻死在半路上。

他们5个人的遗体很快就被送去了法医那里检查,5个人的死因都是冻死的,而根据尸体肠道中食物消化的状况确定,死亡的时间距离他们上一次进食的时间是大概6~8个小时,考虑到登山扎营和吃饭的时间,法医基本上确认他们死亡的时间,先后是在夜里的00:00到02:00左右,其中在大树下面发现的那两具,几乎赤裸的遗体是最先死亡的。

事后法医细致的检查后发现,每个人身上都是有伤的,而且大部分都是在死亡之前留下的,比如篝火旁边那两个人,他们头上和四肢上都遍布的各种伤口和淤青,而且耳朵、鼻子、嘴唇都沾满鲜血,甚至于脚上和手上都有烧伤的痕迹,而其中一个人的嘴里面竟然发现了,部分手指的组织,很可能是他自己咬自己的手指。

而最后一个被发现的队员,他的侧面头骨骨折,还伴有出血,很像是被钝器用力击打后造成的伤害。从这5个人身上也都发现了有搏斗和挣扎的痕迹,他们的指关节都有擦伤和淤青,很像是用拳头和谁打过架。

搜救队员在帐篷里面找到了,队员们留下的日记,还有他们的相机和拍摄的大量胶卷,这些日记和胶卷里面保留的信息,很可能能成为解开谜团的关键内容。

根据日记里的信息,所有人的记录都停在了1959年1月31日,也就是说事情很可能是发生在2月1日的晚上。队员们在2月1日的下午,在山坡上扎下了帐篷,然后吃了晚饭,可怕的事情就发生在晚饭之后,这个事情要足够的震撼,足够的突然,以至于他们都没来得及记录下当天得事情,在那些照片里面又记录到了什么呢?

我们现在在网上都能找到这些照片,但是大部分的照片看起来,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基本上就是记录了他们一路的行程,因为照片并没有时间码,所以我们无法判断具体的拍摄时间,

搜索还在继续,但是由于山区冬天的气候条件特别恶劣,又经常下雪,很多线索都被埋在雪下,所以搜索推进的异常缓慢,直到两个月之后,天气逐渐的转暖才有了新的发现。

世代生活在当地的一个曼西族人,在距离发现篝火的位置大概50米的地方发现了一些碎衣服,还有一些切割过的树枝,于是他就在那个地方继续往下挖,在离地面5米深的地方就找到了看上去像一个人工搭建的巢穴的地方,下面是树枝,上面再铺上衣服,总共是有4件衣服,应该剩下4个队员留下的痕迹了。

这个位置本来是一个小的溪谷,冬天的时候周围厚厚的积雪相当于天然的屏障,人在里面可以躲避大风,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是有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的,还在地上铺上了树枝和衣服,将自己和地面的冰雪隔开,尽可能的增加生存的机会。

搜救队员终于是在5月5日,在附近找到了4个人的遗体,尸体的位置也是在这条溪谷里面,春天雪水化掉之后,尸体在这个水里面应该已经泡了很久。

经过法医检查,这4个人和前面5个人死因有很大的区别,他们每个人几乎都遭受到了致命的伤害,其中一个女生的肋骨几乎是全部骨折,也就是胸腔遭受了严重的冲击,最后是导致右心房破裂,胸腔大出血,而且她的眼球和舌头都不见了。

另一名38岁的队员叫做洛塔列夫,也是严重的肋骨骨折,眼球也不见了,右侧的颅骨有开放性的伤口,有专家就分析说,这样严重的骨折几乎相当于一个人的胸口被汽车以80公里的速度直接撞击导致的。剩下的两个人则是头部遭受了冲击,颅骨骨折、脖子变形。

而且从照片中可以看出,这4个人的遗体位置距离很近,都在这条溪谷里面,其中一个队员将佐洛塔列夫抱在自己的怀里,似乎是想要在他临死之前给对方温暖。

他们4个人中有两个人的衣服是,穿的最完整的,其中就有佐洛塔列夫,他不光是穿了厚衣服,还穿了鞋子,甚至还带了相机出来,而这个相机也是唯一一台没有被留在帐篷里,而是带在身边的相机,虽然在水中浸泡了几个月,但是看上去外观还是完好的。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合理的推测,事发当时这两个人是站在帐篷外面,手里拿着相机想要拍什么东西,

由于底片长时间的泡在水里面,所以损坏严重,虽然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努力的修复了一部分,但是在苏联时期,这些照片都是属于绝密信息不予公开的,直到最近的几年才陆续公布。

但是个人判断这些所谓拍到的影像,大部分都只是底片损坏的痕迹,真实拍到的可能就是下面这两张光球。很多人就简单的解读为是拍到了UFO。

在队员们的遗体下葬之后不久,也就是5月28日,苏联官方忽然宣布停止对该事件的调查,并且给出了一个很敷衍的调查结论,说是因不可抗因素而导致的意外事故,很多调查的参与者不理解,为什么政府要这么做。

政府为什么要这么急著结案,这难免不让人产生联想,是不是他们想要掩盖一些东西,不让大家知道呢?

所以很多人都会觉得说,这9个人的死和苏联在冷战时期试射导弹有关,当地的曼西人也目击过火箭坠落在远处的森林里,甚至有人在周围发现过一些奇怪的,金属碎片,是被认为是火箭的碎片。

接下来就讲一讲我对这个事件的解读,首先最大的争议点就是队员们,为什么要不顾一切的割破帐篷,然后光著脚跑一公里进树林?是什么东西让他们这么恐惧,连鞋子都来不及穿,难道真的是火箭发射失败,要落在他们的头上吗?或者是UFO?又或者是什么球形闪电之类的?

首先可以把这几样给排除掉,原因是他们有共同的特点,就是速度都很快,如果火箭真朝你飞过来,你是没有任何逃跑的可能性的,后面两种也是如此,更何况现场没有发现任何火箭坠落或者爆炸的痕迹,所以拍到的照片很可能,只是这个物体从他们头上飞过去,他们才能这么淡定的在那里拍照片。

威胁的因素会不会是来自于人类呢?有理论说他们当时是被KGB杀害的,也就是苏联的特工组织,也有说是当地的曼西族的猎人将他们杀害的,个人认为可能性也不大,首先如果真的要把他们杀掉的话,不管是KGB还是猎人手里都是有枪的,当时就可以把人处理在帐篷里面,没必要用这么婉转的方式去杀人。

再一个如果堵在帐篷外面的是人的话,又不急著处理他们,队员们完全可以用语言和他们周旋,也就是说不至于没时间穿衣服和穿鞋子,因为他们应该很清楚,没有衣服保暖的话,他们就算逃出去了也是死,最后就是佐洛塔列夫的相机没有被拿走,他们难道不担心相机拍到了自己吗?

还有什么雪崩、大风这样的理论都无法解释他们为什么一路跑到森林里,因爲出了帐篷后,只要有一个人很理智发现说雪崩,或者台风事实上并没有那么严重,他们完全可以中途折返回去,穿上衣服和鞋子。

排除了人为和自然的因素,剩下的就只有生物的因素了,说的简单一点,他们很可能是在躲避一个会攻击他们的恐怖的怪物,想象一下,如果有一只成年的棕熊晚上偷偷的,就摸到了帐篷的外面,随时可能冲进帐篷,当帐篷里有人发现这头棕熊并且尖叫的时候,其他的人就只能割破帐篷逃命了。

但是熊是要冬眠的,所以这个生物应该不是熊,但是这种生物又必须有足够的吨位,足够的震慑力,让人一看就会毛骨悚然,那会是什么生物呢?

在其中一位队员拍摄到的照片里,我们可以看到刚开始大家都显得很轻松,直到最后一张照片里面出现了这个生物。

很多人第一眼看到照片都会觉得说,这不就是前面躺在雪地里的队友吗?乍一看还真的就像这个人戴着帽子的样子,有人尝试着将其他的照片用ps进行镜头模糊处理,结果发现不管怎么处理,有一个地方是不可能做到这个样子的,就是脸的顔色。

登山队员都是白人,没有谁的脸是黑色的,会不会是因为戴着帽子遮住了阳光,所以才这么黑,一开始也这么怀疑,但是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他们身处的地方,到处都是白色的雪,而雪面对光线的反射是很强的,所以即使你戴着帽子,也还是会有充足的光线照亮脸部。

在查看的资料里面有一个理论是,怀疑他们遭受了雪人的攻击,但是这个理论和UFO理论一样,被人们边缘化,大家可能都觉得这个理论是胡扯,没有多少人相信这个理论。

雪人或者叫大脚怪,在世界各地有不同的称呼,全世界每年都会有几千起的目击事件,这些生物身材高大,基本上都超过两米,身体很强壮,也是直立行走,但是他们身上长著棕色或者黑色的毛,皮肤的颜色和黑猩猩一样都是黑色,发现的毛发、脚印甚至影像资料倒是有不少,但是至今也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它们的存在。

我们再来仔细的看一下这张照片,它的轮廓完全不像是穿着衣服的人类,你看不到衣服边缘的褶皱,你也看不出领口,袖口还有衣服,裤子顔色不同的分界线,它的衣服更像是长在身上的,所以除非是来到了人猿星球的拍摄现场,不然它又会是什么呢?

如果队员们当时真的是遇到了「雪人」,那一切的行为都会变得好理解了,首先在2月1日之前的日记中都没有提到这个家伙,看照片的拍摄时间又是在白天,所以很可能遇到它的时间是在2月1日的白天,也就是出事之前的那个的白天。

大家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高大的生物,难免有点恐惧,而更让他们恐惧的是,这个生物在之后就一路的跟随他们,保险起见,队长迪亚特洛夫就决定改变原来的路线,离开森林到空旷的地方去,这样他们才能更好地看清这个生物,有没有在继续跟踪他们,于是当天下午他们就爬上了山坡,在半山腰扎营,并且在朝向森林的方向的帐篷上划开口子,用来观察雪人的行踪,

因此我的分析是,他们并不是因爲迷路才扎营在半山腰的,而是为了更好的视野,当天晚上又刚好遇到了火箭实验,火箭的亮光引起了队员们的注意,有两个人穿上了鞋子出去拍照,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些声响和强光,同时也刺激了雪人,而队员们此时的注意力完全被火箭吸引了,他们并没有注意到雪人在靠近帐篷,所以当雪人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所有人就只能匆忙逃命了,根本也没有时间穿衣服鞋子。

当他们玩命的跑到了森林里之后,有人就害怕的爬上了雪松树,所以爬树并不是为了寻找帐篷的位置,因为大晚上在森林里面非常的黑,树也很密,爬到树上也看不到远处的东西,因此我的分析就是他们爬树是为了躲避某种生物的袭击。

因为衣服穿得少,一些人已经被冻得受不了了,于是队员们开始点起篝火来取暖,结果篝火再一次吸引了雪人的注意力,接着就是一场屠杀,因此所有人的尸体上都有留下搏斗和挣扎的痕迹,而那4个躺在溪谷里的队员是雪人的直接攻击对象。

当然,事后在现场并没有发现,什么雪人的痕迹,原因很简单,因为搜救队找到他们的时候,已经是过了将近一个月,根据气象记录,在这段时间里面,下了差不多10天的雪,所以他们发现的队员的遗体都是被盖在几十公分深的雪下面。

而开头搜救队员发现的脚印就更是无稽之谈了,按理说当晚的脚印应该早就被大雪掩盖了,那些拍到的脚印的照片很可能是搜救队员自己留下的,甚至可能是提前到达的军方人员留下的,等一下,难道有人比搜救队员还要早找到这个帐篷吗?

在近几年披露的一份当年的官方案件文件里,在封面和内页上都标注着搜索日期是1959年2月6日,我们知道尤里尤丁是2月12日回学校的,而家长们发现问题也是在2月16日,官方为什么会从2月6日就开始行动了?

最合理的推测是,当时的军方因为导弹试射失败,所以派了人进山去搜寻导弹残骸,结果他们就发现了山坡上的帐篷,而这些导弹甚至可能和核试验有关,都是最高机密,在其中两个队员的衣服上也有发现核辐射,这可能就和当地的核试验带来的污染有关系,所以政府才这么匆忙的草草结案,因我可能他们怕雪化了之后会暴露一些机密。

事情已经过了60年,由于当年的仓促结案,很多证据线索都已经不存在了,我们只能通过现有的信息推测当时发生的事情,2013年唯一的幸存队员尤里尤丁也去世了,他到离世之前也不相信,队们的死亡仅仅是因为自然灾害,他坚信在事件的背后隐藏着其他某些可怕的神秘的力量。

如今的事发地已经不再是一片禁地,人们为了纪念这可怜的9名队员,将那个山坡命名为迪亚特洛夫山径,愿他们能够永远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