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读《资治通鉴》的感悟丨在任何啥时候,人都要牢牢抓住自己的命运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7-23 04:29:25

《资治通鉴》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史学经典著作,由司马光率领三位非常优秀的助手,整整花费十九年才完成,与《史记》并称为中国史学上的两大高峰。它记载了从周威烈王二十三年的三家分晋到陈桥兵变的前一年,共计一千三百六十二年的中国历史。

春秋之后,迄今千余年,《史记》至《五代史》一千五百卷,诸生历年不能竟其篇第,毕世不能举其大略,厌烦趋易,行将泯绝。余欲托始于周威烈王命韩、赵、魏为诸侯,下讫五代,因丘明编年之体,仿荀悦简要之文,网罗众说,成一家言。

《资治通鉴》最初的名字是《通志》,其目的就是记录历朝历代兴衰得失,总结经验教训,给帝王作为治国理政的参考指引,因此宋神宗认为此书“鉴于往事,有资于治道”,才取名《资治通鉴》。

因此司马光在题材的选择上往往带有强烈的目的性。比如《资治通鉴》开篇就写周威烈王任命韩虔﹑赵籍﹑魏斯三位卿大夫为诸侯,古代礼法等级制度森严,天子统辖三公,三公督率诸侯,诸侯控制卿大夫,卿大夫治理士庶人。整个社会从上至下各守本分,国家才能长治久安。春秋时期虽诸侯并立,可是由于有礼法制度在,所以无人敢僭越。

司马光认为维护礼制是天子的本分,周威烈王却自己打破规则让韩﹑赵﹑魏三位卿大夫成为诸侯,此举正是造成后来战国时期礼崩乐坏的根本原因。所以在许多人看来没什么存在感的公元前403年,在司马光眼中却成了极为重要的年份。

通读资治通鉴之后,我最大的体会是人不能对自己掌握之外的人或事抱有任何幻想,任何自我说服或者自我安慰的“应该会,应该不会”都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历代英明帝王无不如此,妇人之仁只会带来更大的损失和伤害。

特别体现在做决定上,一定要善谋善断,任何决定都是基于所掌握的信息和对形势的正确判断。通观中国历史,每个朝代建立者都值得研究,在他们身上都有很多相同的君主特质。

每个君王都是靠战争起家,而在战争中,对形势的判断极为重要,用孙子的话说就是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也就是要研究敌方情况,我方情况,还有地形友邻等外部情况,将整个态势了然于胸,并根据态势做出决断。

但是对于帝王来说,最主要的就是要建立起正确的战略方向,战略正确了,个别战役战斗失败也不会影响到整个局势的发展。当然,这里还要涉及到基本盘的问题,基本盘必须稳固。

《资治通鉴》用300万字写了1362年的历史,也就是说平均下来每年都是简写版,是个类似简略通识的东西。既然如此,资治通鉴就得大删特删,只留下每年最重要的部分。以司马光的原则来说,就是只留下跟国家兴亡有关的部分。

一个靠投胎技术当上的皇帝,如果只读儒家,可能会得到10000%的安全感,当他读资治通鉴,看到这些历史上的同行灭亡的速度,会不会觉得后背发凉呢。读史可以明智,不会再以为自己理所当然能得到天下的效忠,会知道皇帝也会被背叛,被废立,被杀,被灭族,灭国……

这种不安全感在节奏明显比一般史书更快的《资治通鉴》里,会更加强烈。这逼迫皇帝自己去思考,如何当一个安全的皇帝,权力大的皇帝,不被背叛,不被起义,不被废立的皇帝。

能够正确做决断的基础,当然是掌握信息,所以建立直控的信息系统就很重要。孙子有言“先知者,不可取于鬼神,不可象于事,不可验于度,必取于人,知敌之情者也。”

一:人生要有战略方向。人之所以庸庸无为一生,就是没有想清楚自己此生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兜兜转转几十年,不过社畜一枚,回眸一望,全是空虚。

因此,应该尽早建立自己的人生努力方向,并且持续不断的往这个方面努力。当然,战略方向不是具体的战术,在实际过程中,还会遇到各种问题,就需要机动灵活的去处理。特别是不能出现颠覆性的失误,比如赌博、犯罪、吸毒等。

二:要有自己的基本盘。在社会上混,总得有那么一两点拿得出手的本事。你连一个行业的门道都摸不清,就去做生意,就是给别人送钱。在体制内,连抱大腿找靠山时不时不违背道德的前提下拍拍马屁都不会或者不愿做,那也就是一辈子在底层摸爬,过了年龄线只能落寞。在职场上,不管处于什么岗位,你总得弄清这个岗位需要的知识和技能,特别是容易踩的坑。

包括在人脉上,要在自己承受范围内,适当地建立一个圈子,生活或者工作中用得到的人保持适当的联系和人情往来,圈子的回报是长远的和无形的,千万不要舍不得小钱而遇事的时候无人可求。基本盘,不一而足,需举一反三。

三:任何事情都要掌控在自己手中。这就需要对事物的基本分析和判断能力,这个能力不难,把《矛盾论》和《实践论》看上十遍,把《毛选》看上三遍,自然就有体会。对自己,对和自己有关的其他事情,必须主动收集相关信息,并加以分析,从中找到对自己最有利的处理办法。

千万不能无动于衷或者托付给他人(包括你最亲近的人)。可能最难得是信息的收集和掌握,所以上面说的圈子的重要性。比如体制内提职问题,首先要考虑单位里面人员层次结构,什么时间点可能空出的位置,空出的位置需要什么条件,自己能否达到,或者自己的条件到什么时间点才可能掐到什么位置,谁具有决定权,我应该在他身上如何用力,我的竞争对手是谁,对他,我要防止什么,什么话不能说等等。

人世间本来就是灰色的,因为介于天堂的白和地狱的黑之间,在这灰色的人世,只能以灰色的规则和态度来处事,人能看到和运用的不过是眼前的一个灰色色度,往上不会是白,往下也不会是黑,还是另一种不可把握的灰。